当前位置:连城县人事局搞笑租来的“诈骗犯”
租来的“诈骗犯”
2022-07-14

柳城民办中学李校长遇见一件麻烦事。

九(1)班的学生牟倩儿上体育课跌了一跤,头上擦破一点儿皮,家长吵吵闹闹要看病。检查费、医疗费只花了300元,但营养费、陪护费算了两千多元,可是,她的家长还骂骂咧咧的。

处理完这件事刚过两周,牟倩儿又要求退学,还要退学费,理由是她妈病了。班主任、政教两处都同意了。政教主任对李校长说:“这个牟倩儿不是一个省油的灯。上小学就逃学、打架,到了初中更是捣蛋,上网吧、上游戏厅是家常便饭,把全县的初中都上遍了。哪一个学校都不愿意要她,也不敢要她。在原籍县四中的时候,有一次偷了她爸3000元,跑到北京。她爸辗转寻找了两个月,才从北京郊区一个地下室把她拉回来。她妈把她脸蛋儿都拧红了,屁股都打烂了,用纸烟头在她腿上胳膊上烧了几串疤。县四中坚决不要了,家长实在没办法,这一学期才把她从老家转到咱们这个私立学校,上‘全封闭’。我看,干脆退掉算了。”

李校长问:“你怎么知道的?”

政教主任说:“七(2)班班主任告诉我的。”

李校长说:“退学可以,但退费必须家长来。”

下午,九(1)班班主任和牟倩儿领了个三十多岁模样憨厚的人来了。那人脖子和脸上布满灰尘,眼珠昏黄,嘴唇发干发白,开口就对李校长说:“我是倩儿她二爸,嫂子病得厉害,在县医院打吊针。我哥顾不得到学校来。打发我来把学费退了,先给嫂子看病要紧!”

看着她二爸那个可怜巴交的样子,又愁又苦的神情,李校长心里也有些沉痛。他把脸转向班主任:“你认识她二爸吗?”

“不认识。”班主任老实说。

李校长沉吟片刻说:“谁能证明这个人是牟倩儿她二爸呢?”

不一会儿,班主任和牟倩儿领了一个男孩进来了。男孩怯怯地对李校长说:“我是七(2)班牟正儿,倩儿她弟,这个人就……是我二爸。”

事已至此,李校长只得对班主任说:“那好,你领倩儿去总务处办手续吧。”

“那你签个字,不然,我和校会计又得跑一趟。”九(1)班班主任伸手指着桌子上那份退学申请。李校长转过身,从文具筒里抽出签字笔,顺手签了。

几个人脸上都露出大功告成的喜悦,她二爸脚步很轻快,好像捡到一块黄金;班主任的脚步很轻快,好像甩掉一个大包袱。李校长心里也有点轻松,觉得自己既坚持了程序,又通情达理,考虑周全,滴水不漏。

一个星期后,一个三十八九岁的男人气呼呼地走进了李校长办公室,张口就喊:“李校长,我的孩子到哪儿去啦?”

“噢……你,你是牟倩儿她爸?……”

“是的。上个星期五你们校车送学生回家,倩儿就没回来。我以为她到哪儿玩去了,但一直等到星期天,倩儿还是没回来。我找班主任,她让我来找你。”来人说话理直气壮,中气很足。一点也不像在医院连续操劳过的样子。

李校长的头“轰”的一下。

“你,你不是委托你弟……来学校给倩儿退学了?”

“什么?我弟?我弟在深圳打工,刚过年就走了。怎么能到你们学校来?”来人反问。

“牟倩儿说她妈妈……住院……”

“胡说!她妈在家好好的,住什么院?你姓潘啊,盼人生病吗?”来人眼睛睁得更圆了。

“一个星期前,牟倩儿要退学,要退学费。她二爸来说是受你委托的。”李校长实话实说。

“退了多少学费?”

“这个我不清楚。”李校长拿起电话通知校会计来一下。

校会计一进门就说:“牟倩儿那天一共退了2324.5元。”

“不对,是1324.5元!”牟父气急败坏地说。

“怎么不对?钱是我亲手数好,亲手交到她手上,她又数了三遍才签字的。”

“啊!这个狗东西竟敢骗我?看我宰了她……”

“你,怎么这样骂孩子?”李校长惊奇地问。

牟父自觉失言,没敢还口。接着他的眼珠子转了几圈,又瞪了起来:“你们学校管理怎么这么混乱?咹!这么多的钱能交给一个孩子?你就不怕学生拿上钱跑到外地去吗?”

“我可管不了那么多!别给我发火!”校会计也瞪圆了眼睛说。

“我没说你,说你们学校!”牟父的眼睛瞪得更圆了。

李校长顾不得争辩,立即打电话叫七(2)班班主任把牟正儿领来,没想到班主任说牟正儿请假了。

“什么?请假了……”李校长心里咚咚咚直跳,又只得强装镇定,问牟父:“您儿子呢?”

“在你们学校啊!”牟父进一步瞪大眼睛说。

“班主任说他请假了。”

“胡说,他请假干什么?”

……

“啊呀,我的两个孩子都不见了,这可怎么办呀?你们,你们还我孩子!”牟父拉着哭声说。

李校长只好打起精神对牟父说:“现在什么都别说了,咱们赶紧找孩子。”

“什么咱们?我把孩子交给你们学校了。你是校长,我就要向你要人!”牟父显然越来越狂躁了。

李校长立即打电话叫来政教主任、教导主任,当着牟父的面安排:“你们每人带一名干事,立即到县城各个网吧、游戏厅去找牟倩儿、牟正儿。你们分一下工,每一组包几条街道,每一个网吧,每一个游戏厅都不能放过,仔细问,详细找。一定要把两个学生找回来!”

两个主任什么都没说,红着脸出门去了。李校长转过身问牟父:“那您孩子说的他二爸是什么人呢?”

“我怎么知道,你这不是编瞎话吗?”

“这,您还是先回去休息吧,我们一定想办法给您找人。”

“什么,休息?我能睡得着吗?我能给孩他妈说孩子不见了吗?”

李校长又是一阵面红耳赤,像一个被人当场抓住赃证的小偷,任凭失主讽刺、指责、质问……毫无自我防卫的理由和能力。他反复想,牟父不承认他弟来叫孩子,那么,那个所谓的她二爸到底是谁呢?会不会是诈骗犯?现在孩子安全吗?两个孩子在一起吗?

晚饭后,两个主任回来了。汇报说他们兵分两路,已经把县城的网吧、游戏厅的旮旮旯旯找遍了,一点有用的线索也没有。

当天晚上的天空漆黑漆黑的,一颗星星也没有。李校长又亲自叫上校车司机到县城的各个网吧、游戏厅,像梳头一样梳了一遍。他弯着腰,在那灰暗的灯光下,睁大眼睛一个网吧一个网吧地找,一排一排地逐个看,一个孩子一个孩子地仔细认。老板们都对他斜着眼、比着嘴拿他开涮:“你是找儿子,还是找孙子?腰弓的那么下,眼睛睁得那么大,累不累啊?”

李校长从来没进过网吧,游戏厅,他一听到、一看到那两个地方就厌恶,平时路过那门口,眼睛连看都不看一下。但今天晚上,他不光要看,而且要认真地看,不光要忍受那里边的乌烟瘴气,灰暗灯光,还要忍受那么多挖苦、白眼……

这都事小,关键是明天早上牟父“要人”那锥子一样的目光,“讨债”一样的理直气壮、咄咄逼人的居高临下,甚至加上牟母哭天扑地的混闹,又该如何应对?李校长在床上烙了一晚上烧饼,破例抽了一盒烟。

第二天一早,李校长又坐车到周围四县市八个大一点的乡镇,上天入地地到处找。有什么办法呢?民办学校一个萝卜一个坑,不养一个闲人,教师们都要上课,各处室人员各司其职,缺一不可。李校长只有自己去了。

为了防止那个诈骗犯把孩子杀害了,李校长到沿途的铁路、池塘、水库到处去看。毕竟人是从学校跑出去的啊,你没有把监管责任移交给家长啊!不管你经过了多少程序,最终还是你签字把人放走的啊!他的心情紧张到了极点,自责到了极点……

三天过去了,结果照样是竹篮子打水。

牟父照样三天两头到学校来要孩子,李校长只好劝说牟父自己去找,学校承担他找孩子的全部费用。结果不到半个月就花了一万多,比牟倩儿姐弟两个交的学费三倍还多。老板心疼死了,随即给公安局报了案,要求通缉那个诈骗犯。

可是发通缉令要有照片,那个人只到学校来了一次,哪里有他的照片呢?李校长问牟父有没有那个人的照片,牟父说:“我根本就不认识那个人,怎么会有他的照片呢?”

牟父说完话好像很生气,他似乎觉得有什么不对劲,态度变得极不耐烦,竟然开口要起了孩子的命价,一张口就是60万。李校长态度也强硬起来:“你怎么能这么说话呢?你怎么知道孩子不在人世了?”

“那你给我还孩子呀!我可怜的孩子啊……啊……”

李校长毫无办法,只好电话请示老板,老板同意一次性了结,但又不愿意多出钱。好说瞎说了大半天,20万元达成协议,学校和有关当事人各负担一半。当天由学校现付5万元,余款三天内付齐。

当晚李校长召集两个班主任、政教主任、教导主任、校会计等相关人员开会,商量如何分摊10万元。但那些人都说自己没过错,一分钱也不愿承担,不过考虑到两个孩子不见了,心里过不去,自愿放弃一个月工资。

又是一个不眠之夜。第二天,李校长的头发全白了。他推出自行车准备回家筹款。刚出校门,远远看见一个农民模样的人急匆匆向学校走来,有点像……

走近一看果然就是那个人,他顾不得把自行车支好,一把抓住那人问道:“你、你……你是不是牟倩儿她二爸?”

“不是,我不是……”

“你……你敢说你不是,不行咱们到公安局说……”

“李校长,我知道我把你害苦了,但我确实不是牟倩儿她二爸。她爸也不是亲爸,弟也不是亲弟。他们两个都是孤儿,被那个坏蛋抓来做托儿,专门到学校玩失踪,骗老师,讹诈钱财,已经五六年了。骗了七八个公办学校,赔了钱不吭气。这一次想到你们民办学校狠狠地敲诈一笔。临时把我从人力市场上租来,给了我200元,让我冒充倩儿她二爸……还说你们学校有人配合……”

“什么,学校有人配合?”李校长紧张地思索起来:九(1)班班主任、政教主任、教导主任、校会计……一个个影子在他的脑海里打转转,但好像都不是“内鬼”啊!是不是这个人还在骗我呢?李校长又严肃地盯着那个人问:“你说的这些话是真的吗?有什么根据?”

“这些话有的是倩儿亲口对我说的,经过正儿证实的。有的是我亲眼看到和想到的。都是实话,我不骗你。那两个孩子好可怜啊,我亲眼看到那个坏蛋打了倩儿一耳光,嫌倩儿从学校拿回来的钱太少,还不停地到倩儿身上搜,一边搜一边打。其实,倩儿那天额外给了我1000块,求我到公安局举报,解救他们姐弟俩。可是我怕公安局不信任我,迟迟没去。但我一想到倩儿那可怜的眼神,心里总是不安,只好来找您去举报一下。”

听到来人说倩儿给了他1000元,李校长这才踏实了。“啊,原来是这样!那两个孩子现在在哪儿呢?”

“这你放心。那天晚上我躲在暗处,亲眼看到那个坏蛋他老婆带着两个孩子坐上火车,又到外地学校讹诈去了。”

“啊呀,谢谢你呀……”李校长紧紧地抱着来人,眼泪都流出来了。

两个多小时后,“牟父”刚刚跨进李校长办公室,就被等待在里边的便衣干警扭住了,“咔嚓”一声戴上手铐。

第三天,公安局来学校把七(2)班班主任传唤走了。

(责编/邓亦敏 插图/谢 颖)各种精美短文、往刊读者文摘、故事会、意林等……请访问文摘阅读板块,